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文学习作

寒门再难出贵子的真相:教育未能使人进步!
时间:2018/5/7 11:51:26  点击量:

第一次,听到“寒门再难出贵子”这句话,是从微信上的一段由一位就读于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名叫刘媛媛的演讲视频。根据这段视频,我又查到了她演讲里边提到的由一名在商业银行工作长达十年的人力资源经理写的那篇叫做“寒门再难出贵子”文章。

我教过书,也做过人事经理,更是求过很多职,自然知道与工作有关的种种人事。只不过,原来工作一直都很忙,无暇来细细地思考自己所经历的那一切,自然也就不可能去认识到寒门再难出贵子的真相。况且,从这位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女大学生慷锵有力的演讲的逼真范儿(注:从她的眼光里,可以察出她演讲的全过程,几乎都在朗诵。),稍不留神,就会陷入她精心构思的演讲的情境里头,引得你对她反驳“寒门再难出贵子”这个认识的的共鸣。另外,从那位在商业银行工作了十年的人力资源经理写的《寒门再难出贵子》的文章里的几位实习学生的结局,倘若我们不去深思造成这种结局的真相,我们同样也很容易认同他的这一点认识。

为什么关于寒门能否出贵子这个话题,俩种截然不同的认识居然同样能获得如此众多的共鸣呢?毫无疑问,这俩种认识恰恰只是借鉴了辩证法的思维逻辑而已:那个在商业银行工作了十年的人力资源经理认为寒门再难出贵子,这个母亲连小学一年级都没有读过的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女大学生认为即便出身寒门只要努力同样可以出贵子。显然,于这个人力资源经理而言,他说的是他工作当中亲眼所见证的事实,于这个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女大学生而言,她说的同样是她从农村通过努力“读书”所切身体验的事实。我们常说:事实胜于雄辩。然而,当他们俩人从自我的亲身体验和经历所陈述的事实呈现到我们不同的听众面前时,它就会出现这样俩种完全不同的共鸣:有着和刘媛媛一样从农村一路走来,且经过自己一个人的努力,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的人(比如乐嘉),现在听到别人讲出了自己的心声,自然就会感同身受,当然会报之以热烈的掌声; 另一方面,有着和那个在商业银行工作了十年的人力资源经理经历相似的人,现在看到人家写的这些出身不同的寻常人的实习生的故事,同样也会与其感同身受,自然也会报之以同仁的认可。讲白了,刘媛媛讲的是在这个社会制度下少数人的成功的故事,而那个人力资源经理讲的是在这个社会制度下多数人的失败的故事,仅此而已。俩者的认识都没有偏离客观事实,但是他们俩认识的只是在这个社会体制下多数人与少数人的命运,而并没有谈到“寒门再难出贵子”的真相,或者说并没有谈到“寒门能出贵子”的真相。

事实上,无论是刘媛媛,还是这个在商业银行工作了十年的人力资源经理,从“寒门再难出贵子”或“寒门同样能出贵子”这个立意来分析,他们俩个都不可能认识到形成他们这俩种截然不同认识的真相:即,教育未能使人进步。在我的记忆中(1981年出生),小学升初中,大约不到60%,初中升普高(不含职高或中专),大约不到30%,高中升大学(含大专)不到25%,大学考硕士研究生不到10%,硕士研究生毕业后读博士研究生者不足20%。也就是说,我们在挤独木桥的路上,命中就注定了越是走到最后,留下的同伴就自然越少。关于这一点:原来,我经常讲同窗情是天底下最残酷的友谊,每一个考试成绩最好的同学,于其他同学而言又是最无情的;现在,我也经常讲同事是天底下最无情的友谊,每一个工作最好的同事,与其他同事而言又是最不义的。当然,我这个讲法,许多人都不愿意接受,毕竟大家从小到大都把同窗情谊搞得像兄弟姐妹一样亲,甚至还有人拿同事关系比夫妻关系更密切来说事。

真相应当是,也必定是:如果教育能够使人进步,即便只有少数人能够通过教育获得进步,我们这个社会其实也会因此而获得发展,国家的治理水平自然也应当得到相应的提高,民众的民主法制意识自然也应当因此得到长足的进步。但是为什么,我们那些少数人占有了一个国家“最好”的教育资源,却又最终多又变成了人们口中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呢?这个真相就是教育并没有使人进步。相反,我们为了维持和坚信“知识可以改变命运”这个真理,我们从一个乡镇公务员、小学老师,甚至邮局的一个快递员,都要求学历,而不是真正能够胜任这一份工作岗位职责的劳动者均可以通过实践来享有同等的就业权利。换一句话来说,一个人多上几年学,并不必然意味着这个人的进步,而仅仅只是通过上学,方才可以获得一个入门的资格。关于这一点:我记得刚来云南时,想到只有小学文化的沈从文可以在西南联大教书,而且还能以那样悠然的心态来写云南的云,这个时候我就常常会纳闷:我自学本科文凭,连报考一个教师岗位的资格都没有,他一个小学没读完的人居然可以来大学任教。我就在想,倘若放到现在,像沈从文这样的小学生,顶多能够靠他叔叔谋得西南联大里头一个看门的职务来糊一口饭吃,哪轮得到他对着张兆和这样一个出身书香门第的姑娘来讲“我行过许多桥,看过许多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这样得意的话语呢!

由此可见,教育应当使人进步,而教育要使人进步,就必然需要脱离证党,远离宗教,使人在前人的基础上,再加上后人的努力,真正做到更上一层楼,而不是按着某一个时期的证党的方针政策去将人训练成为一个没有思想的熟练的工具,任着别有企图的人来摆布(注:本段部分内容源自蔡元培于1912年的一次演讲)。现在我们的教育,恰恰是没有摆脱政党的恶果。我们的学生从34岁就开始就被送进幼儿园,父母都在上班,挣得工资刚好够交一个小孩的学杂费,然后周末再交一点钱再去参加一个亲子活动,待到自己小孩升初中、升高中时,再去参加补习班。这个疯狂的自残的游戏,从前久江苏、武汉、长沙的高考家长们对减招本地名额的上街游行的案例中,可以看出我们大多数的人深陷其中,且毫无察觉!

这几天的大雨,武汉大学被淹了。我不知道,武汉大学的师生能不能够认识到这一点:那么悠久的历史,出了那么多的能人,居然没有能力让一座自己学习、工作和生活的城市因了一场大雨而荡然无存。我也不知道,经过这一场大雨,我们究竟有多少人能够有意识地了解到我们的教育应当完全我们的人格,全面发展我们一个人的能力,并且还能够尽自己作为社会的一员所应负的义务(注:本段部分内容源自蔡元培于1912年的一次演讲),而不会幼稚到为了一张在抗洪抢险现场啃面包的解放军战士的画面而动情,也不会无知到在获悉一个贪污上亿元的贪官落网时而拍手称快,更不会天真到发现在十年以前15角钱可以吃一碗面而今天只可以吃一个包子时我们还在责备自己的工作不够努力。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尽管许多人都忘记了历史上的今天。以上是我读蔡元培关于教育的演讲言论及过去一年多以来网传有关寒门再难出贵子的一些言论的认识,希望能够给我生活周遭的一些人提供一个不同的立意来一起思考我们今天的教育问题以及我们今天所面临的社会人事种种,最终有机会一起来改变我们过去延续而来的这个不合理的教育体执,让更多的人能够接受于一个人有意义的教育,挣得一个做人的机会!

【说明:本文中“证”字应理解为“政”字,“执”应当读“制”。其余错别字主要靠猜,至于一个语文老师写错别字的原因,大家都是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