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文学习作

在互联网时代要有常识更难
时间:2018/2/27 11:50:03  点击量:

人人都知道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可是谁也说不明白中国到底有哪些悠久的历史,大家都生活在伟大的历史印象里,很少思考自身现处的这个社会,究竟有哪些需要我们去改造。

不仅如此,在我所得的认识中,发现许多人事相较于过去没有进步,而且在许多方面还不如几千年乃至几百年以前的人事。比如:

《诗经》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而现在过去了这么多年,每当我读到这些诗句,都使人难以相信那个时候的爱情是如此的真。然而,当我们面对今天杨振宁与翁帆式的婚姻,亦或看到数以万计被查证的落网官员们用权贵玩弄的淫乱生活,有关男欢女爱、坚贞不渝的爱情,俨然早已离开了人们的视野,如同人民币一样,越来越不值得认真,也越来越没有价值。

按常理,现在的人站在前人的成就之上,只要稍稍用一点努力,就应当能够再进一点步,或者说相较于原来的人所得的认识应当更加全面和客观。但是,我们既然生活在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却在生活的认识上并没有比原来的人认识的更全面和客观一些呢?

如果说《诗经》离我们的生活太遥远。那么我们读一读《简.爱》,然后再想想今天我们从恋爱到婚姻中的种种人事,无论是勇敢离婚的女人,还是离婚后不义的男人,以及今天我们面对生活的态度,都使人轻易地就能得出一个结论:我们并没有比前人变的更加文明一些,反倒是变的越来越轻浮了。

再比如:武汉市一级房屋的重置价格每平方米仅为1150元,我将这个数据放到全国各地,上下浮动也不会超过20%,但是从全国各地的房屋买卖价格来看,房屋的买卖差价即便往上浮动十倍甚至一百倍,丝毫也不虚假。尽管大多数人都知道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土地属于国家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但是在一个主要由无产阶级组成的社会主义国家内,有的人可以买一百套房子,而有的人穷其一生也买不上一套房子,我们大多数人压根是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的根源的。与之相反,任志强会告诉你:房价还会涨。马云会告诉你:在这个抢钱的时代,哪有功夫和你扯淡。至于其它所谓的专家、学者和教授,同样会告诉你诸如钢性需求、岳母娘经济、城镇化率、通货膨胀、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人民币汇率等貌似合乎逻辑的虚无的理由。

事实上,一个人但凡只要有一点常识,从近几十年来的水、电、油、气等价格,就足以发现形成这个价格的并非市场规律,而是这些产品价格的形成无需取得消费者的认可而已。

我常常拿一瓶350毫升的矿泉水和500克的大米收购价格来询问别人,即:500克的大米从育秧到收割,期间浇的水,施的肥,出的汗,相较于一瓶矿泉水而言,为什么市场价格相距无几?诚然,常常我得到的答案往往都是不屑一顾。

为此,我感到特别奇怪,为什么今天的人只谈现实,却避而不谈常识。现实就是真理么?如果是,那又为什么在大多数人的内心,还有好人同坏人这两个词。如果不是,那又为什么在大多数的婚姻里,还有那么多的夫妻同床异梦?

因为思索这些问题,我以自己的成长经历和阅读,用自己的认识来分析和研究,发现许多荒谬却又被广为传播的现象:

比如小时候,老师给我们讲乌龟和兔子比赛的故事,明明所有人都知道乌龟是乌龟,兔子是兔子,本来风马牛不相及,两者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但是,老师告诉我们这个故事的寓意:兔子虽然跑的快,但是由于骄傲自满而轻敌,结果却公然输给了本来爬得远比自己跑的很慢的乌龟。

再比如,农夫和蛇的故事,明明所有人都知道蛇会咬人,更知道世上再愚蠢的人也不会蠢到用自己的胸口去给蛇温暖。但是老师告诉我们这个故事的寓意:蛇本来是冷血动物,愚蠢的农夫由于不了解蛇的本性,担心蛇会被冻死而将蛇放到胸口给它温暖,结果被蛇咬死。

诸如此类的故事,相较于乌龟和兔子比赛、农夫和蛇的故事而言,还有雷锋的故事,赖宁的故事,邱少云的故事,飞夺卢定桥的故事,贺龙两把菜刀闹革命的故事,毛泽东四渡赤水河的故事,大学生杀死室友的故事,农民工杀死父母及亲邻十几人的故事,昆明火车站砍杀几十人的故事,还有最近我还专门写了两篇文章均又被屏蔽了的贾敬龙因枪杀村长被核准死刑的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有不可告人的真相,只是传播故事的人,在他们叙述故事的时候,为了逼真或达到不可告人的密秘,往往有意无意地忽略了最为客观的真相,所以作为听众或者说对于读者而言,我们从中所能获悉的故事内容,其性质其实与听乌龟和兔子比赛的故事情节,并无二致。

一个人,从他的幼年,少年,青年,乃至中年和老年,其所熟悉的周围的人事都与这些故事有关,他可能就活在这样的故事里头,无论自己怎么样努力或偿试,却始终也没有办法活成自己想要的那一个样子。而且由于入戏太深,他们可能临终离开这个人世,兴许也没有来得及从戏中回归到真实的生活本身。

这几年,我常常在想,原来那些天天大声读毛主席语录的红卫兵战士,还有那些由于种种原因没有返城而不幸死在了上山下乡期间的所谓知识青年,包括今天仍旧还在顽固地相信恐惧随时都会临幸于他们生活的芸芸众生,他们一辈子活在别人的阴谋或捏造的故事里,倘若有一天,上帝能够使他们有机会了解真相,他们要是能够重头来过,又会是怎样的一翻生活面目。

现代化的机械,还有互联网,人类生产和制造食物、衣服、房屋、车辆、玩具、器具、生活用品等等的能力越来越大,人们理应相较于前人而言对生活的认识更全面和客观。

不幸的是,不仅农民,还是所谓的专家、学者和教授,亦或是在北京与云南,大多数人对生活的认识大致相当。年轻的女子,仅仅因为一个男人的权贵,可以将一个人的青春放到同一个较自已完全不相当的老男人身上去,年轻的男子,仅仅因为一个人的贫穷,可以将一个人的青春放到追求同一个与自已完全不同的有钱或是有权人的经历上去,他们可以全然不顾自已的内心,甚至压根就没有认真思索过自己的内心。因为,比较和竞争,使人自幼失去了自我,除了那一丁点的食欲和性欲。

从这一点而言,互联网和所有的推动社会物质发展的其它所谓的伟大变革,都没有使人对生活的认识提高一丁点。相反,越来越多的信息通过互联网变的真假不分,人们反复生活在诸如此类的社会的所谓伟大的变革之中,忙忙碌碌,终其一生,却全然不曾认识过自己!

一个人连自己都不曾认识,又何来对生活的美好的意味!特别是我们成年人,连对自己的生活都不满意,又何来的智慧去教育自己的小孩应当如何去把握他们的未来。至于那些,动则以专家、学者或教授自居之流,连对自己这个专家、学者或教授的称呼都存疑的情形之下,他们又何来的资格去评论别人的是非。俨然,我这样一说,很快就会有人用同样的口吻来反驳我的。我明知如此,仍要执意而为,我同他们,区别又在哪里?如果没有区别,我这言说便又回到了老的套路上,即便没有泥巴,难免裤管还是会被浸湿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民以食为天是屁民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