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法律著作

从青年贾敬龙杀死村主任何建华一案谈依法治国(二)
时间:2018/1/6 11:48:02  点击量:

        前言:贾敬龙案,本来与我无关。一来我早几年就已经不再办理刑事案件,二来我对全国刑事辩护律师们的种种荒谬绝论的观点早有耳闻(注:云南某刑辩委员会某副主任自述其办理一个刑事案件,先后会见当事人上百次,每次会见笔录上万余字)。不过,对于真相,我始终不同意任何人来扭曲它。本文之所以将贺卫方等法学教授作为本文的指引,仅仅只是一种偶然,并无其它目的,倘若有,那也一定是由于我本人从未受过一堂法学教育而对他们的妒忌好了。在这个连行文都要讲究阴谋的时代,我就以此文为证吧!

    一、案件简述

    根据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石刑初字第00138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以下简称一审判决书),结合贺卫方等法学教授就贾敬龙案发表的观点,通过本文再谈贺卫方等法学教授的常识性错误及贾敬龙被核准死刑的习惯性错误,希望通过此文能够帮助各位读者在阅读新闻或贺卫方等法学教授关于社会热点问题的观点时多一份独立思考,同时在自己独立思考的基础上,能够的自由正确地表达个人的观点,以推动我国宪法和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及亿万贾敬龙似的当事人的合法权益。鉴于本人已于20161021日在《从贺卫方等法学教授误评贾敬龙被核准死刑案谈依法治国》一文中,对相关基本事实和个人对该案的理解己作阐述,故在本文中针对重复的内容不再敖述。

一、贺卫方等法学教授的常识性错误

    (一)贾敬龙是否符合激愤杀人的情形

一审判决书第3页第五段: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贾敬龙因2013年北高营村旧房改造时自家房屋被拆而与该村村长兼书记被害人何建华结下怨恨,并产生要找何建华报仇的想法。后贾敬龙购买了三把射钉枪、射钉、射钉炮、一把仿真手枪等,并对射钉枪进行了改装、实验。20152194时许,被告人贾敬龙从华曙制药厂北侧租住处开着自己的红旗汽车来到北高营新村团拜会现场附近,将汽车停好后又步行回到租住处。8时许,贾敬龙用纸箱装着三把射钉枪和一把仿真手枪步行来到北高营新村团拜会现场,9时许贾敬龙走到何建华身后,用一把射钉枪对着何建华的后脑部打了一枪,之后其开上事先停放在附近的汽车逃离现场。在逃离现场的过程中贾敬龙驾驶的汽车被追赶的村民用汽车撞停,贾敬龙被抓获,民警赶到后将其控制。何建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被害人何建华符合存留在右面部的钢钉贯穿颅脑,致颅脑损伤死亡。,由此可见:第一,贾敬龙因2013年旧房改造与村长兼书记的何建华结下怨恨,但是贾敬龙杀害何建华的时间为2015219日;第二,贾敬龙为了杀害何建华,于2014年实施了买射钉枪及改装射钉枪的行为,并于实施杀害何建华的具体犯罪行为的前5个小时就已经将用于逃跑的车辆停放于距拟杀人现场的50米处;第三,贾敬龙趁团拜会活动期间村民观看主席台表演节目的机会,从何建华背后用射钉枪击中其头部,然后离开现场并驾驶事先准备好的车辆逃离。

劳东燕认为本案(贾敬龙)属于激愤杀人;张千帆认为贾敬龙原来是一个好青年,但是村庄的黑恶政治将他逼成了一个杀人犯。在他将要举办婚礼不到20天前,村长硬是强拆了他精心布置的新房,后来也未归还本应偿付的补偿款。在备受屈辱、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他愤起杀死了村长。;贺卫方认为现在,一介小民贾敬龙,在自己马上准备用来娶媳妇的房子被村官强行扒掉怒火中烧时,激情杀死村官。,根据前述一审判决书审理查明的贾敬龙的犯罪事实,完全可以说明贾敬龙是对村长何建华在对自已所居住的旧房拆除的过程中的行为不满,产生了报复的想法,然后在长达近两年的时间内为此进行了与其布置婚房一样的精心谋划,最终实施了针对村长何建华的报复行为,而并非激愤杀人。贺卫方等法学教授完全忽略了时间这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想当然地将房屋被拆、准备凶器和具体实施犯罪行为的时间放到一起,从而得出贾敬龙激愤杀人的观点。实事求是地讲,但凡了解真相的当事人不出声,如果读者又不仔细去关注时间这一个重要因素,那么自然就不会轻易地怀疑贺卫方等法学教授有关激愤杀人的观点。不仅不会怀疑,而且会对贺卫方等法学教授身上洋溢出来的正义而折服。这一点,从短短一天的时间,有关载有贺卫方等法学教授该观点的文章点击率数以万计即可证明。

(二)贾敬龙是否存在自首情节

根据一审判决书第16“30、证人吕**(贾敬龙前女友)证言:2013年初以前她和贾敬龙谈过对象,后来分手了。2015219日上午930分左右,贾敬龙给她打过电话,他在电话里讲,让她告诉她爸妈他把何建华杀了,说完电话就没有声音了。、一审判决书第18“34、被告人贾敬龙供述:20152194点左右,他开着他的黑色红旗汽车到了北高营新村向阳路,距离北高营村团拜会现场50米左右,车头朝东停放。他下车顺原路回到租住处,在家安装了三把射钉枪,将枪装在两个纸箱,一个是六个核桃箱,装着2把枪,一个是大枣的箱,内装1把枪。840分左右,他从家提着两个纸箱又回到了团拜会现场附近,当时团拜会现场在文艺表演,他就慢慢地靠近何建华,他走到何建华的身后,从六个核桃纸箱里拿出一把射钉枪,用枪对着何建华的后脑部开了一枪,他开完枪立刻提着纸箱往他的汽车跑去,跑着的过程中,他又从六个核桃箱内拿出一把枪,六个核桃箱就掉了,他看到身后有村民在追他,上车后他就开着车沿着老十三中学前的路往南开,到了南高营村的御城路往东,过路口约有30米左右时,后面追赶的村民用汽车将他的车子撞停了,他就拿着射钉枪下了车往东跑,那个大枣箱子在车上,有一把枪在箱子里,上了高营大街往南,跑到华曙药厂南侧被村民用车撞伤腿,他把手里的射钉枪对着路西侧的草坪处开了一枪,就躺在地上任村民们打,他被打伤后就被送到了胸科医院。,由此可见:第一,贾敬龙杀害何建华后,给其原女友吕**打了电话,但是吕**并没有提到贾敬龙自首的情节;第二,贾敬龙在驾车逃离杀人现场后由于受村民驾车追赶,车被撞停,腿被撞伤躺地后即被村民控制在警察到场后被送至医院治疗。因此,根据《刑法》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贾敬龙在杀害何建华后,既未留在杀人现场等候警察到来接受依法审判,又未在其驾车逃离现场途中采用手机拨打110报案,其在逃离现场途中虽然拨打了其原女友吕**的电话,但是也没有向其女友作出代为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准备去自首的意思表示,就已经被追赶的村民驾车撞伤了小腿,贾敬龙在被村民现场控制后不仅没有放下射钉枪,而且再次用射钉枪开了一枪,村民对行凶的犯罪分子拒不放下凶器的情况下使用石头、砖块等砸向贾敬龙并将其控制的行为(贾敬龙被控制后村民对其继续殴打的行为根据受伤程度依法应当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并需承担贾敬龙的人身损害赔偿责任),并无不当。也就是说,贾敬龙虽然在行凶前一天就编好了自首的短信,但是在行凶后并没有实施自首的行为,并不符合自首的法定情形。

劳东燕认为“2、被告人(贾敬龙)有主动投案的意思与行为,应考虑自首。;贺卫方认为现在,一介小民贾敬龙,在自己马上准备用来娶媳妇的房子被村官强行扒掉怒火中烧时,激情杀死村官,事后有明显的自首情节。,完全无视我国刑法关于自首的法律规定,即:贾敬龙杀害何建华以后必须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本案中,根据一审判决书第8”12、被告人贾敬龙手机照片及草稿箱短信截图载明:我以颤抖激忿的心潮按下群发,以热泪感馈关心我之短信对方;狂野在报仇何建华的自首之路,心恕沸腾的坦然;在此紧仅的分秒钟,想对你的有且只能深鞠一个真挚的谢!斯是此生,愧报淡雅;蒙恩为酬,来事相馈。贾敬龙。,只能说明贾敬龙在决定实施杀害何建华的前一天晚上,已经设想好了杀害何建华以后欲对短信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该短信是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作的设想,但是贾敬龙在实施杀害何建华的犯罪行为以后并没有将该短信发送给作何人,尽管贾敬龙在杀害何建华以后驾车逃离现场被村民控制以前还给其原女友拨打了电话。也就是说,从贾敬龙编的这个短信来看,只能说明贾敬龙报仇何建华是被魔鬼蒙蔽了那颗感恩的心,未能正确地认识自己与何建华之间产生恩怨的真相,但并不能由此证明贾敬龙杀害何建华以后实际实施了投案自首的行为。因此,贺卫方所认为的事后有明显的自首情节,证据何在?劳东燕所认为的被告人有主动投案的意思与行为,应当考虑自首,证据何在?在公安、检察、法院审理阶段均未提供证据证明贾敬龙存在自首情节的情形下,贺卫方、劳东燕认为贾敬龙符合自首的法定情节的证据在哪里?贺卫方、劳东燕在没有证据证明贾敬龙存在自首的法定情形的情况下,其主张贾敬龙存在自首情节的勇气何来?是不是只要是北京大学的教授或是清华大学的副教授就可以信口开河?

(三)贾敬龙是不是一个好青年

根据一审判决书第19“34.被告人贾敬龙供述:。。。,。。。,他用射钉枪打何建华后脑就是想报仇,打别的地方起不到他想要的作用。他和何建华结怨是因为北高营村改造拆迁的事情,这件事使他个人受了很大的委屈。,由此可见,贾敬龙由于村长何建华在旧村改造拆迁的事情使其个人受了委屈,就必须将何建华杀死方才可以解恨。也就是说,贾敬龙是一个有仇必报的青年,但并没有证据证明贾敬龙是一个好青年。而且,好青年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呢?作为法学教授用一个好青年来形容一个与自己素不相识的已经被核准死刑的贾敬龙,是不是未免有些词穷了。

(四)贾敬龙婚房被强拆是否成立

根据一审判决书第16“30**(前女友)言:。。。,。。。,他谈对象是因北高村正在城中村改造,要拆迁他家的婚房,不同意,她父母和父母都劝贾敬龙,让他俩在他家的新房里办婚事,贾敬龙还是不同意,一直和村委会对着干,后来她父母就不同意他俩的婚事。”和一审判决书第15页“29贾庆同(言:。。。,。。。,他家旧房是2007年盖的,。。。,。。。,龙执意在旧房结婚的原因他也不清楚,贾敬龙要结婚时,他已经住在三室的楼房里,他让贾敬龙把婚房放在楼房里,贾敬龙不同意。贾敬龙一直不同意拆旧房,也不让他签分房协议,曾说如果拆了旧房就死在旧房里面。”及一审判决书第9页“16、《北高营村旧村改造搬迁安置办法》公告证实:2009年11月29日该村旧村改造方案,北高营村改造拆迁协议书证实:2010年11月10日,贾敬龙的父亲贾庆同签字同意该村村委会的拆迁协议。”由此可见:第一、贾敬龙居住的旧房在拆除以前,《北高营村旧村改造搬迁安置办法》已经公告,且贾庆同(贾敬龙父亲)作为旧房的户主签署了拆迁协议;第二、旧房拆除以前,贾敬龙并非没有其他房屋可以用于婚房。

劳东燕认为“1、本案被害人将被告人的新装婚房强拆,导致被告人未能结成婚,对激化矛盾负有直接责作,存在一定过错。”;张千帆认为“在他将要举办婚礼不到20天前,村长硬是强拆了他精心布置的新房,后来也没有归还本应偿付的补偿款。”;贺卫方认为“现在,一介小民贾敬龙,在自已马上准备用来娶媳妇的房子被村官强行扒掉怒火中烧时,激情杀死村官,。。。,。。。”,劳东燕、贺卫方等法学教授,一个坐在清华园里,一个坐在未名湖畔,不顾贾敬龙与其女友分手的真相,也不问贾敬龙为何要将婚房设在已经签署了拆迁协议的旧房的真相,而断定贾敬龙是因为婚房拆了才与其与女友分手的情节。确实,对于不去了解真相又习惯了不作深思的广大读者而言,在房价高涨的今天,“婚房被强拆”这个词语最能够煽起人民群众的同情与共鸣。不过,身为法学教授,并非怨妇或泼妇,在未对真相作全面了解的基础上,岂能凭空哭诉他人的罪恶?

二、贾敬龙被核准死刑的习惯性错误

根据一审判决书第3页第五段: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贾敬龙因2013年北高营村旧房改造时自家房屋被拆而与该村村长兼书记被害人何建华结下怨恨,并产生要找何建华报仇的想法。后贾敬龙购买了三把射钉枪、射钉、射钉炮、一把仿真手枪等,并对射钉枪进行了改装、实验。20152194时许,被告人贾敬龙从华曙制药厂北侧租住处开着自己的红旗汽车来到北高营新村团拜会现场附近,将汽车停好后又步行回到租住处。8时许,贾敬龙用纸箱装着三把射钉枪和一把仿真手枪步行来到北高营新村团拜会现场,9时许贾敬龙走到何建华身后,用一把射钉枪对着何建华的后脑部打了一枪,之后其开上事先停放在附近的汽车逃离现场。在逃离现场的过程中贾敬龙驾驶的汽车被追赶的村民用汽车撞停,贾敬龙被抓获,民警赶到后将其控制。何建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被害人何建华符合存留在右面部的钢钉贯穿颅脑,致颅脑损伤死亡。、一审判决书第21对于被告人贾敬龙的辩护人所提贾敬龙的犯罪对象特定,不具有对社会公众的危险性的辩护观点,经查,被告人贾敬龙因旧房拆迁的利益问题对村干部何建华结下怨恨,并于农历正月初一的团拜会上在公共场合将何建华用射钉枪杀害,其行为影响极其恶劣,手段极其残忍,后果极其严重,故对该辩护观点,本院不予采纳。,由此可见:第一,贾敬龙杀害何建华的动机是报仇其在旧房拆迁中的不满;第二,贾敬龙从2013525日旧房被拆除直至2015219日方才杀害何建华;第三,贾敬龙杀害何建华驾车逃离现场途中遇到何建华的儿子、侄子驾车将其撞停、撞伤期间,虽然手中持有射钉枪且完全有条件枪杀阻止自己逃离现场与何建华存在父子(叔侄)关系的儿子、侄儿,但是宁肯被村民用石头、砖块砸也未对任何人造成伤害。也就是说,贾敬龙杀害何建华不仅事出于其旧房被拆除,且因房屋拆迁原因间接致使其与女友分手,虽然贾敬龙使用射钉枪从背后将何建华一枪毙命,但从其行凶前一晚上用手机编写的短信内容来看,贾龙既有感恩于亲友的真诚,又深知自己报仇何建华的罪不可逃,相较于其他恶性杀人事件而言,贾敬龙并非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根据《刑法》第四十八条 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本案中,贾敬龙在杀害何建华驾车离开现场途中,已经被何建华儿子、侄子驾车撞伤小腿至右胫腓骨中段骨折,即便贾敬龙不存在其它应当减轻或从轻量刑的情节,也不符合判决死刑且须立即执行的法定情形。最高法院习惯性地认为辩护律师们主张的自首、坦白、被害人存在一定过错等法定减轻或从轻量刑的理由不成立,就依法核准贾敬龙死刑,未免不是一种习惯性的错误。

贾敬龙,一个29岁的青年,以近乎一种英雄似的壮举,杀害了他自认为该死的村长。在房价高涨和没有新房结婚就要被妄议为裸婚的时代,在一个需要年轻人节衣缩食十年、二十年贷款方能求得在城市一套安身立命之所的时代,能听到贺卫方等法学教授出来为有勇气抗争命运的贾敬龙们呼吁,痛斥何建华式的村长们的无情和残暴,是一剂鸦片,短暂的痛快之后,仍然只会有叹息!

也许,也正是贺卫方等法学教授敢于信口开河的原因所在。毕竟,在这个缺乏独立思考的时代,又有哪个傻瓜会来怀疑清华北大的著名法学教授也会信口开河呢?

诚然,我个人的以上观点,也许同邱兴隆关于贾敬龙的结论一样:而贾敬龙会与邱兴华一样,由法官一看就没有精神病。

后序:吴爱英部长签署的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再过一周就正式实施了,希望我的这篇文章除了惹来贺卫方等法学教授们的不屑一顾及贺卫方等法学教授的粉丝们的嘲笑以外,不会受到追责。毕竟,身为执业律师,我个人还是敬畏宪法和法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