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法律著作

坚持依宪治国,理应废除死刑
时间:2018/1/6 11:47:30  点击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序言: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第三十三条 第三款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世界人权宣言》第三条 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Article 3.Everyone has theright to life,liberty and security of person.)《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6 二、在未废除死刑的国家,判处死刑只能是作为对最严重的罪行的惩罚,判处应按照犯罪时有效并且不违反本公约规定和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的法律。这种刑罚,非经合格法庭最后判决,不得执行。六、本公约的任何缔约国不得援引本条的任何部分来推迟或阻止死刑的废除。(International Covenant on Civil and Political Rights PART IIIArticle 6 1.Every human being has the inherent right to life.This right shallbe protected by law.No one shall be arbitrarily deprived of his life. 6.Nothingin this article shall be invoked to delay or to prevent the abolition ofcapital punishment by any state Party to the present Covenant.

中国作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坚持依宪治国,人的生命权理应获得法律保护,而不能为法律所剥夺。本文从以下几个方面来阐述这个观点:

一、同态复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从《汉谟拉比法典》,可以大概了解到为维护统治阶级(奴隶主)的利益,维护社会秩序,在同处于一个等级的人(包括有公民权的自由民、无公民权的自由民、奴隶)采用同态复仇的方式,来处理自由民之间的冲突问题,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以牙还牙(倘人毁他人之目,则毁其目),以眼还眼(倘人断他人之骨,则断其骨)。在我国,则流传有杀人偿命这个历史。由此可见,在古代社会,由于人与人之间存在等级,人与人并非同处于一个相等的地位,不仅存在社会地位高低之别及财富多少之分,而且还存在人与人在人格尊严上的重大区别。诸如奴隶主与奴隶、皇帝与臣民、父与子、夫与妻、男与女等,相互之间存在不容置疑的尊卑贵贱之分。人的权利自然也与之相应地受到不平等的待遇。从古至今,因之于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每一个朝代的更替,无不以无数人的生命为代价方能实现。从古至今,也同样因之于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每一个时期的有思想的人,为争得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无不穷尽了他们的智慧和努力。毫无疑问,也正为从古至今的人为了争得人与人之间的平等,穷尽了他们的智慧和努力,方才创造和形成了今天的社会,中国也方才成为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

二、社会复仇:依法治罪,罪责相当

经由同态复仇以来的社会发展,基于对杀人的动机、情节、受害人的过错及其对社会秩序的危害程度等方面的认识,通过国家立法的方式来追究犯罪分子的法律责任,从而使其受到与之相应的惩罚。由此可见,相较于同态复仇,社会复仇使犯罪分子所受的惩罚与其所实施的犯罪行为的严重程度相当,不仅有利于区分故意杀人、过失杀人及故意伤害致死中犯罪分子的罪恶程度,而且有利于人们在参与社会活动或与他人往来中在作出各种行为以前能够权衡自己的行为性质及其后果,并作出与之相应的行为。同样,毫无疑问,也正是人们在作出每一项具体行为时对其拟将作出行为后的相应结果有了一定的理性的思考,并在思考自己行为的同时能够预测到行为对像的同样的理性思考,则能产生并形成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也正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这种信任的产生,诚实守信方才成为维护社会秩序的基本原则,信守承诺方才成为人之为人的不可或缺的品质。人与人之间的这种相互信任的程度,越普及,社会活动就越丰富,社会活动越丰富,社会的经济发展就越好,与之相对应的结果自然是人们的社会生活质量越高。反之亦然,即:当今世界,废除死刑的国家,不仅人们的生活质量普遍比保留死刑的国家的人们的生活质量高,而且社会的文明程度也普遍比保留死刑的国家的社会文明程度高。

注:以上所称社会复仇是指相较于同态复仇而言,根据人与人之间存在平等关系,将普遍适用于社会大众的价值观念,通过一定程序规定为法律,并依照法律的预设来惩罚符合法律规定的情形的犯罪分子。 

三、废除死刑:敬畏生命,热爱生命

中国发展至今,无论是在国内生产还是从国外进口一公斤玉米的价格已经低于一瓶350毫升的水的价格。也就是说:生存已然不再成为困扰人的全面发展的限制因素。当一个人有了免于饥饿的生命,相较于尚未脱离丛林的动物而言,有了知识的积淀和文化的传播,与之相应地就会对社会形成属于一个人自己的独有的认识,然后相应地就会产生一个人对自己身处在这个社会的其他人事的情感,并在与他人的交往中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且在诸如生活中可能让人产生的爱情、信仰、兴趣、爱好形成以后,一个人对于生命的认识自然就会更加深刻。

中国作为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今天还会存在贾敬龙这样的青年,因了一套房屋的拆除就可以导致与其女友分手,与其父亲之间形成隔阂,并进而对组织(或委托)拆除房屋的村委会主任生出如此深仇大恨,最终在历时长达两年的预谋之下将其杀害。也就是说,从贾敬龙这样的青年,由于他自己对于房屋被拆除存在与其它村民不一致的观点和行为,与他谈了四年恋爱并准备结婚的女友的父母,会选择劝阻他们自己的女儿不与其结婚,恋人就像人家手里的风筝,一遇风向变动,再美好的爱情,也不堪一击;与其存在父子关系的父亲,会因此而不理解他自己的儿子,亲情就像一夜情,形同雨露。贾敬龙杀害村委会主任后,明知道可以投案自首,却没有选择在逃跑途中拨打一个110,而是选择拨打了他的那位已经为人妻的前女友,叫她的前女友把自己已经将村委会主任杀害的消息转告给他曾经的准岳爷岳母,然后将手机丢出了车外。这样一个只有在语文课本里边读到的战争时期方才可能存在的狼牙山五壮士跳崖似的英勇情节,居然出现在和平时期的新农村建设的当今时代里。一个连花草都想把它们浇灌得充满诗意的青年,却可以将与其并未存在杀父之仇的村委会主任杀害。所有这些不可思议的行为,继续保留死刑并不能禁止贾敬龙似的犯罪行为。相反,废除死刑却能使人更加敬畏生命。也只有当一个人的生命有了免于被他人剥夺的恐惧,人们才会更加热爱生命。当一个连花草都会热爱的人,一旦有了敬畏生命的认识,谁还会冒着失去人身自由的风险去谋杀或故意杀害一个与自己并不存在杀父之仇的村委会主任?一个热爱生命的青年,又会有谁还会冒着牢狱之灾后长期不能恋爱的风险而去剥夺别人的生命?

事实上,倘若实施依宪治国,公民依宪享有相应的权利并履行相应的义务,中国全面落实了民主自由和人权法治,一个青年不因财富的多少而可以自由婚恋,一个学生不因家庭出身而享有同等的学习条件,不仅贾敬龙似的不幸命运不会发生,而且马加爵似的不幸命运也不会发生。推而广之,一个女人不会因为贫穷而去出卖身体,但会因为爱与自己喜欢的人发生性关系,一个青年不会因为无房结婚而分手,但会因为爱而努力工作去建设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一个村委会主任不会因为功利而不顾村民的实际困难去拆除房屋,但会因为对村民的责任而会想方设法地去为村民分忧解难。

中国保留死刑至今已逾一百年(自1911年计算),贫困的人通过勤劳不能致富,简朴之人通过节俭不能持家。而与之相反,政府官员可以利用职务便利获取上百套的房屋甚至数以亿计的财产,逃避税收的企业和个人可以使用应当用于纳税的钱挥霍,制造假货的商家、发布虚假信息的人不受处分,依法行使言论自由的人的言论不时会被屏蔽或受到限制,依法维权的人可能会受到枉法裁判,信守承诺的人时常受到欺骗,权贵之流和有钱之众可以随意玩弄爱情,而忠于爱情者又往往受到离弃,等等。与未能全面落实依宪治国及诚实守信的社会行为准则受到践踏存在不可割断的联系。

能否废除死刑,它决定了一个国家对待它的公民的生命的态度。因此,坚持依宪治国,理应废除死刑,废除死刑,是依宪治国的应有之义。诚然,全面落实依宪治国,立即废除死刑,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一件刻不容缓的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历史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