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法律著作

从青年贾敬龙杀死村主任何建华一案谈依法治国(一)
时间:2018/1/6 11:46:47  点击量:

前言:我无意挑战当今著名的法学教授们的言论,仅仅只是针对贺卫方等法学教授们就贾敬龙被核准死刑一案的部分观点中存在的明显错误,提出我个人的一点认识。倘若我所引用的信息不真实或存在录入错误,由此导致我个人在本文中的观点错误,谨此向诸位法学教授致歉;倘若我个人引用的信息属实,且对我个人的观点表示认可,我希望能与全国所有践行依法治国理念的同仁以此共勉。

一、贾敬龙案简述

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北高营村村民贾敬龙于2015219日(正月初一),用射钉枪杀死该村党支部书记兼村民委员会主任何建华一案,分别经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贾敬龙被判决为死刑。2016831日,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核准贾敬龙死刑立即执行。20161018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贾敬龙死刑立即执行的裁定书送达给贾敬龙的代理律师魏汝久,且《贾敬龙故意杀人罪死刑复核一案律师意见书》已经网络予以公开。

二、贺卫方等法学教授(含学者)对贾敬龙一案的评论来源及内容摘录

贾敬龙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立即执行以后,贺卫方、张千帆、劳东燕、邱兴隆等教授就贾敬龙被判决死刑立即执行一案,分别发表了各自的观点。其中《[前沿]法学界诸教授评贾敬龙死刑案》(作者:迦叶法律研究院)及《村民因强拆枪杀村支书被核准死刑,法学家称最高法院罔顾减罪情节》(作者:王京\新太平广记)摘录了前述诸位教授的主要观点,具体内容例举如下:

(一)清华教授劳东燕:就贾敬龙案而言,即使不从废除死刑的角度,按现有司法政策,也绝不应当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理由至少有以下几点:1、本案被害人将被告人的新装婚房强拆,导致被告人未能结成婚,对激化矛盾负有直接责任,存在一定过错。2、被告人有主动投案的意思与行为,应考虑成立自首,或者致少是存在坦白的法定从轻情节。3、本案在性上属于民矛盾引发的犯罪。4、本案属于激愤杀人,区于一般的机卑劣的人。5、本案这样的案件判死刑立即行,无法取得良好的防效果与社会效果。本案如果核准死刑,害无,它等于是在告诉未来的被告人,在这种情况下,最好多杀几个,反正杀一个就会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这样的后果,难道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吗?

(二)北大教授张千帆:废除死刑,从贾敬龙案开始。贾敬龙原来是一个好青年,但是村庄的黑恶政治将他逼成了一个杀人犯。在他将要举办婚礼不到20天前,村长硬是强拆了他精心布置的新房,后来也不有归还本应偿付的补偿款。在备受屈辱、投诉无门的情况下,他愤起杀死了村长,而之后曾要自首,却因被围殴致伤而未成。一审、二审乃至最高法院罔顾诸多减罪情节,仍然判处贾敬龙死刑,是对国家权力的严重滥用。这一判决不仅不符合刑法的基本精神,而且也违背了尊重生命的中国传统。

(三)北大教授贺卫方:少杀慎杀已从薄谷开来开始了!我的同事张千帆先生的说法我不同意,不,废除死刑不能从贾敬龙案开始!事实上,最高法院近年来一直在努力减少死刑的适用。最近的趋势,收受贿赂犯罪,哪怕数以亿计,也都不判死刑立即执行了。以杀人罪而论,薄谷开来杀人案情节相当恶劣,蓄谋,与公安局长王立军策划,毒死人后又动用公安部门伪造死因,败露后又通过其丈夫政治局委员薄熙来阻挠调查,如此恶劣的杀人罪最后判决死缓,去年业已变更为无期徒刑。现在,一介小民贾敬龙,在自己马上准备用来娶媳妇的房子被村官强行扒掉怒火中烧时,激情杀死村官,事后有明显的自首情节,那么,我只是想知道,薄谷开来可以判处死缓,为什么贾敬龙就必须死刑立即执行?我们不要求贾敬龙得到更多宽恕,只要求小民百姓能够跟官员及其夫人得到最高法院同样的考量!

(四)邱兴隆:主要是故意杀人罪没有增加终身监禁,所以,贾敬龙十之八九会与药家鑫一样,无法与死亡擦肩而过!至于贺卫方教授所言废除死刑从薄谷开来开始了,也是不严谨的。因为薄谷开来杀人时虽很理性,但经司法鉴定,她有精神病。而贾敬龙会与邱兴华一样,由法官一看就没有精神病。贺卫方教授怎么能不讲逻辑,将作为正常人的贾敬龙与作为有部分精神病的薄谷开来相提并论呢?

从以上贺卫方、张千帆、劳东燕、邱兴隆法学教授的观点,结合魏汝久律师《贾敬龙故意杀人罪死刑复核一案律师意见书》(以下简称“律师意见书”)所陈述的基本事实,我个人的观点为:第一,中国法学教授对贾敬龙案的观点明显与客观事实不符。第二,贾敬龙判决死刑立即执行,与《宪法》第五条和《刑法》第四条、第五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不符。以下内容为本人对前述两个观点的具体理解:

1贺卫方等法学教授对贾敬龙案的观点与客观事实明显不符

首先,从贾敬龙死刑复核阶段代理律师魏汝久公开的律师意见书,可以明确以下基本事实:

1978年,贾敬龙父亲贾庆同(以下简称贾敬龙父亲)依法获得宅基地一处,并于198811月取得该处宅基地的《宅基地证》1996年换领《集体土地使用证》。1979年,贾敬龙父亲将前述宅基上的房屋自行拆除后,于原址修建了两层的房屋一栋,但没有就原宅基地翻建房屋依法申请审批。

201011月,因旧村改造,贾敬龙父亲与村委会签订《拆迁协议》。

20121月,贾敬龙父亲以平价购买了村里开发的一套面积约130平米的房屋,由贾敬龙父母及其奶奶、姐(妹)居住。

2013年初,贾敬龙委托其二伯向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何建华(以下简称何建华)请求先以旧房作为婚房,待置换的新房装修以后再拆迁,未获同意。

201354日至59日,村委会组织将贾敬龙居住的旧房拆除。旧房拆除后,村委向贾敬龙家人交付了新置房屋的钥匙。

2013525日(原定结婚日期),贾敬龙与女友分手。

2015219日(正月初一),何建华在被贾敬龙使用其自制的射钉枪击中头部并经抢救无效后死亡,贾敬龙行凶后自行驾车离开现场途中被村民驾车追上并被撞击和殴打后受伤,治疗费近7万余元。

由上述基本事实可见,贾敬龙因自2010年开始的房屋拆迁问题,发展至2013525日间接引发其与女友分手,并于2015219日利用被害人何建华身为村委会主任理应出现在大年初一团拜会的机会,公然将其杀害。根据《刑法》第十四条“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故意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贾敬龙的犯罪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法律规定,依法应当被追究刑事责任。同时,何建华身为村委会主任,因旧村改造且在贾敬龙父亲与村委会签订了拆迁协议的条件下,组织(含委托)他人拆除贾敬龙居住的旧房,且在拆除其所居住的旧房后将置换的新房钥匙及时交付给了贾敬龙一家,何建华在履行村委会主任职务的行为中虽然存在不当之处,但并未造成对贾敬龙的人身严重损害和重大财产损失,更未直接造成其他恶劣影响。另外,贾敬龙将其与女友分手的直接原因归咎于旧房被拆,未免过于牵强。贾敬龙在与其女友分手长达近两年的时间以后,仍以何建华曾组织(或委托)拆除了其居住并欲将其作为婚房的旧房为由预谋杀死何建华的行为认定为激愤杀人等观点,不符合常理,依法不能成立。

贺卫方等法学教授,在未对贾敬龙案的以上基本事实进行全面了解的情况下,公开表达各自对该案的上述观点,显然缺乏应有的严谨,亦不排除其是因习惯性的思维模式使然。另外,贺卫方与张千帆及邱兴隆分别就贾敬龙案的不同观点公开陈述自己的不同意见,无异于将其个人的片面认识,即:贾敬龙是激愤杀人(或贾敬龙是因为婚房被强拆而杀人),当成真相来传递给广大读者。贺卫方等人身为法学教授,在未全面了解贾敬龙案基本事实的条件下,公开表达自己的错误观点误导读者的现象,切实反映了当前我国部分法学教授们对自己的言论普遍持有不负责任的态度,与其留给大众的良好印象存在较大差异,在依法治国理念广为人知的当下,值得每一个追求民主自由和人权法治的读者深思。

2贾敬龙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与《宪法》第五条和《刑法》第四条、第五条、第四十八条的规定不符。

   根据《宪法》第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 国家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尊严。 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 作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刑法》第四条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第五条 “刑罚的轻重,应当与犯罪分子所犯罪行和承担的刑事责任相适应。、第四十八条死刑只适用于罪行极其严重的犯罪分子。对于应当判处死刑的犯罪分子,如果不是必须立即执行的,可以判处死刑同时宣告缓期二年执行。的规定,结合贾敬龙的犯罪事实及其与被害人何建华前后长达近五年之久的恩仇,可以说明贾敬龙故意杀害何建华的主要因素在于其不能够正确地认识何建华履行村委会主任职务的行为和何建华个人与自己恩仇之间的区别,而将何建华作为村委会主任履行职务行为的性质认定为是针对自已个人的故意侵权(或故意打击报复)行为。同时,因何建华存在组织(含委托)拆除贾敬龙准备用作婚房的旧房的行为,就将该行为认定为是致使贾敬龙与其女友分手的不可或缺的直接原因,并以此作为贾敬龙对何建华个人产生了不可谅解的恨,而且在其与前女友分手长达2年的时间内,贾敬龙杀害何建华的动机从未放弃。一方面足见贾敬龙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存在重大问题;一方面亦足见何建华在长达近2年的时间内,仍未能让贾敬龙减少杀害他的恨。换一句话来说,贾敬龙由于自身的法律意识薄弱,加上其对婚恋关系的错误认识,且在被害人长期担任村委会主任和党支部书记期间既未能严格依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积极履行职务,又未能严格依照共产党员的要求时时刻刻起到带头模范作用,致使贾敬龙在缺乏必要的法律宣传和法治教育的基础上,结合其在村里长达29年的人生体验,由于无法通过其他正当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挽救自己曾经在乎的前女友,争得一个成年男人对美满爱情和幸福生活的机会,狭隘地将其个人的不幸归咎于被害人何建华个人,在长达近2年的时间内预谋将其杀害。由前所述,贾敬龙故意杀人的行为,是基于其所居住的房屋被村委会拆除一事,导致其前女友的父母劝阻而与女友分手、与其父亲存在隔阂,且在房屋被拆除时双方发生了一定的冲突,并非无故杀人。不仅相较于其它因抢劫、强奸等为实现个人的非法目的而实施的犯罪行为的情形,明显要轻,而且相较于马家爵等杀人的犯罪行为的情形,明显要轻。也就是说,贾敬龙的罪行并非极其严重。

其次,贾敬龙在行凶后驾车离开现场时,由于其驾驶的车辆在村民驾车追赶时受到撞击和被控制过程中受伤,贾敬龙在客观上己经失去了主动投案自首的可能,而且从其公然杀害何建华的行为结合贾敬龙杀人前一天晚上编辑的短信内容来看,贾敬龙驾车离开行凶现场的目的并非逃避刑事责任,而且不能排除其杀人后存在主动自首的可能性。根据我国法律关于对犯罪分子自首可以从轻处罚的立法宗旨,量刑时可以参照自首的情形酌情予以考虑从轻或减轻处罚。

另外,贾敬龙从其驾车离开行凶现场被撞击,直至其人身受控制并被送到医院治疗后,其已经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惩罚。从刑罚的社会效果来看,判处贾敬龙死刑但不立即执行,于何建华似的村委会主任和党支部书记而言,有利于其更加严格遵守党纪国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进而可以加强基层民主法治建设和农村的社会稳定,于贾敬龙似的村民而言,更加有利于其增强法律意识,培养正确的婚恋观念,促进家庭和谐,于我国的城镇化建设和新农村建设而言,更加有利于各级政府部门、各地村委会在旧城改造和旧房拆迁(除)过程中,建立与健全与之相应的法律、行政法规、办事规则、操作规程等,为全面实现依法治国打下扎实的基础,为全面培养人们的法律意识作出方泛宣传,为正确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和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作出应有的贡献。相反,判处贾敬龙死刑立即执行,正如张千帆所言,无异于告诉将来的贾敬龙们在遇到何建华们时,抱着必死的决心多杀几个,不仅背离了刑法的立法宗旨,而且与当前慎杀、少杀的刑罚趋势不符,与当前国际上普遍认可的人权理念不符。有鉴于此,即便判处贾敬龙死刑也无需立即执行。

    后序:写这篇文章时,我是抱着网传的激愤杀人意欲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写信要求其依法监督最高人民法院在贾敬龙被核准死刑立即执行一案中的审判行为的合法性问题,但是当我这篇文章写到一半的时候,才逐渐清晰贺卫方等法学教授的观点明显与客观事实不符,由此意识到我们平常听到这些著名法学教授的其他依宪治国的观点是否存在同样的错误认识。如实地讲,贾敬龙案,一审、二审阶段的辩护词及死刑复核阶段的律师意见书,都存在极不严谨的地方,包括但不限于用词用语,语法错误,法律条文引用错误及其事实陈述、观点论证等,需要引起其它死刑案件辩护(代理)律师的高度重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坚持依宪治国,理应废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