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律所案例

罗洁与杨莉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8/9/19 10:41:46  点击量:

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云0112民初5400号

原告:罗洁,女,汉族,1973年9月20日生,身份证登记住址: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大姚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思燕,云南邓高喜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靓,云南邓高喜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杨莉莉,女,汉族,1973年7月6日生,身份证住址: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古兵,云南广恩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光云,云南广恩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罗洁诉被告杨莉莉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罗洁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彭思燕、李靓、被告杨莉莉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古兵、梁广云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罗洁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1921.66元、误工费8551.72元、护理费300元、交通费1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00元、营养费500元、鉴定费6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元,共计12823.38元;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事实及理由:原告与被告的哥哥杨俊波原系男女朋友关系,后因分手问题原告与杨俊波及其家人发生矛盾。2017年6月1日,被告母亲前往原告工作场所当众辱骂原告,同日,原告与被告母亲一同前往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金牛派出所请求民警协调处理。在金牛派出所处理过程中,被告杨莉莉突然冲进派出所对原告进行殴打,致原告昏迷,经金牛派出所民警紧急送往圣约翰医院救治,住院三天。2017年6月2日,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的伤情进行鉴定为轻微伤。出院后原告在家修养一个月。原告因此次事件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诉至人民法院。

被告杨莉莉辩称:对医疗费没有异议;对误工费不予认可,且原告没有工作,应当按农村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计算住院的三天;对鉴定费无异议;对护理费不予认可,轻微伤未达到护理级别;交通费以发票为准;住院伙食补助费没有依据,不予认可;对精神损失费不予认可,原告自身存在过错。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被告杨莉莉对原告提交的下列证据有异议:

《证明》一份,欲证明:纠纷发生时原告在昆明东泰物业服务有限公司从事管理工作,月平均收入6000元。

经质证,被告对该份证据不予认可,认为没有工资单发放流水。

原告罗洁对被告提交的下列证据有异议:

一、接处警登记表一份,欲证明:原告因被告哥哥与其分手,怀恨在心与被告发生纠纷,原告本身存在过错。

经质证,原告对该份证据不予认可,认为系被告单方陈述,用于本案无关。

二、手机短信一份,欲证明:原告系事件恶化的主要责任人。

经质证,原告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对关联性及证明目的不予认可,认为与本案纠纷发生时间时隔四个月,并不能证明系本次纠纷的起因。

三、手机照片一张,欲证明:被告哥哥家的门被原告砸坏。

经质证,原告对该份证据的关联性不予认可,认为不能证明是原告所为。

四、查案经过、询问笔录、行政处罚告知笔录各一份,欲证明:因原告的威胁被告才出手打原告,且被告只打了一下,不可能出现原告陈述的严重后果,原告存在故意夸大损害的情形。

经质证,原告对该组证据不予认可,认为系原告单方陈述。

本院认为,对于原告提交的有争议的《证明》,因系案外人单方出具,出具人未提交单位的营业执照及经办人签字,且无其他证据佐证其真实性,故本院不予确认。对于被告提交的证据一,因系原告与案外人杨俊波之间的纠纷,与本案不具有关联性,故本院不予确认。对于被告提交的证据二,因系原告与案外人杨俊波的交流内容,不能证明与本案的关联性,故本院不予确认。对于被告提交的证据三,因不符合证据形式,无法证明其真实性及与本案的关联性,故本院不予确认。对于被告提交的证据四,因其形式、来源合法,故本院予以确认。

根据原、被告各方的陈述及庭审各方当事人的举证、质证意见,本院依法确认以下法律事实:

原告罗洁于2015年2月2日始在昆明市居住。

原告与被告的哥哥杨俊波原系男女朋友关系,后因分手问题原告与杨俊波及其家人发生矛盾。2017年6月1日,被告母亲前往原告工作场所当众辱骂原告,当日11时许,原、被告在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金牛派出所进行该民事纠纷调解时,被告杨莉莉赶到派出所并当众出手在值班室打了原告罗洁的头,致原告被打倒地,后被告被派出所民警制服。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对被告杨莉莉给予行政拘留三日的处罚。2017年6月1日,罗洁到云南圣约翰医院住院治疗三天,出院诊断为:1、脑震荡;2、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出院要求:1、注意休息,加强营养;2、不适随诊。云南圣约翰医院出具《诊断证明书》载明:患者出院后须在家休养4周。原告花费医疗费用1921.66元,其中包括西药费1055.29元、输氧费18元、注射费22元、CT费600元、诊查费30元、卫生材料费1.37元、护理费105元、床位费90元。

2017年6月2日,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出具云鼎[2017]临鉴字第90038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载明:原告罗洁的伤情程度评定为轻微伤。原告支付鉴定费600元。

庭审中,原告陈述其在物管公司上班,未签订劳动合同,工资发放形式为现金发放。护理由原告母亲护理,交通费系原告母亲从宣威到昆明往返费用。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根据《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的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中,被告杨莉莉在派出所当众殴打原告,才导致原告受伤的损害结果。虽被告辩称原告打电话威胁其母亲才出手打人,但被告的行为已然违反了法律规定,且其并非前述纠纷当事人,其已侵害了他人的健康权,故被告对原告的伤情应负有完全的赔偿责任。对于原告主张的医疗费,根据原告在云南圣约翰医院治疗的事实,原告共花费医疗费1921.66元,本院予以支持。对于原告主张的住院期间护理费,据原告提交的医疗费发票,护理费已包含在医疗费中收取,而医院并非出具证明原告住院期间需要其他额外护理,故对于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主张的误工费,原告仅提交印有用人单位印章的收入证明,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本院对收入《证明》不予采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误工费用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误工时间根据受害人接受治疗的医疗机构出具的证明确定。受害人因伤致残持续误工的,误工时间可以计算至定残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误工费按照实际减少的收入计算。受害人无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计算;受害人不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的,可以参照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业上一年度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原告已在昆明市居住满一年,故本院按照2017年云南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996元的标准计算原告的误工费。对于原告的误工期,根据原告的出院医嘱,原告出院后须在家休养4周,故本院支持住院期间及休养期共计31天的误工费2632.5元(30996元÷365天×31天)。对于原告主张的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根据每天100元的标准计算,原告共住院3天,住院伙食补助费为300元,本院予以支持。对于原告主张的营养费,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营养费根据受害人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的意见确定。”根据原告的出院医嘱,要求原告加强营养,故本院酌情支持200元。对于原告主张的交通费,原告未提交有效票据予以证明其就医所花费交通费,且原告住院时间较短,出院医嘱亦无复诊要求,但考虑到原告住院就医确会产生交通费用,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酌情支持80元。对于原告主张的鉴定费,原告经云南鼎丰司法鉴定中心进行伤情鉴定,支付鉴定费用600元,故本院予以支持。对于原告主张的精神抚慰金,原告经鉴定仅为轻微伤,情节轻微,故对于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被告需赔偿原告的损失为医疗费1921.66元、误工费2632.5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300元、营养费200元、交通费80元、鉴定费600元,共计5734.16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四条,国务院《诉讼费用交纳办法》第十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杨莉莉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罗洁各项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5734.16元。

二、驳回原告罗洁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60元(已减半收取,原告已预交),由被告杨莉莉承担,并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

双方当事人均服判的,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若负有义务的当事人不自动履行本判决,享有权利的当事人可以在本判决规定的履行期限届满后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强制执行的期限为二年。

审判员  周亚兰

二〇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

书记员  蒋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