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律所案例

昆明清逸堂现代商务有限公司与刘红艳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
时间:2018/9/19 10:40:42  点击量:

湖北省宜昌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鄂宜昌中民三终字第00315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昆明清逸堂现代商务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昆明市经开区经邮路6号。

法定代表人秦皖民,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邓高喜,云南唯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红艳。

上诉人昆明清逸堂现代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逸堂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刘红艳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宜昌市西陵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2月2日作出的(2015)鄂西陵民初字第2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8月13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刘乾华担任审判长,审判员黄孝平、代理审判员罗娟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3年10月,清逸堂公司聘请刘红艳在国贸生活馆等地促销。清逸堂公司每月通过建设银行转账给刘红艳发放工资。2014年4月,刘红艳离职。双方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清逸堂公司也未为刘红艳办理和缴纳各项社会保险。刘红艳离职时的月平均工资为2035元。

审理中,刘红艳提交银行流水清单、存折、转账凭证,证明清逸堂公司给刘红艳每月转账的金额就是工资。清逸堂公司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转账款系其为经销商支付的劳务费用。

2014年11月,刘红艳向宜昌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清逸堂公司向其支付:1、工资共计12420元;2、赔偿在职期间六个月的社保损失4802.40元;3、两个月失业金4140元;4、加班补偿金3312元。宜昌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11月3日裁决:清逸堂公司于本裁决书生效后20日内一次性支付刘红艳未签书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11730元。2、驳回刘红艳的其他仲裁请求。清逸堂公司不服裁决,向法院提起诉讼。

原审认为,根据刘红艳向本院提交的银行流水等相关证据可以确认刘红艳与清逸堂公司已形成事实劳动关系,清逸堂公司未依法与刘红艳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应依法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10175元(2035元×5个月)。清逸堂公司辩称转账款系其为经销商支付的劳务费用未提交相关证据,故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八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原告昆明清逸堂现代商务有限公司向被告刘红艳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10175元。上列应付款项,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告昆明清逸堂现代商务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清逸堂公司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劳动关系的认定,举证责任依法应当由被上诉人承担,转账款系我公司为经销商支付的劳务费用,不能证明本案双方有事实劳动关系。故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改判我公司无需向被上诉人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二倍工资10175元。

被上诉人刘红艳答辩称,一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双方在二审中未提交新的证据。

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另查明,清逸堂公司在宜昌地区负责销售推广工作的业务员叫吴清也,清逸堂公司在二审中陈述其已调至昆明工作。刘红艳陈述其是通过吴清也进入清逸堂公司做销售工作,由吴清也管理和安排工作。

本院认为:上诉人认可吴清也是其在宜昌地区负责销售推广工作的唯一业务员,在本案双方当事人进行劳动争议仲裁和一、二审诉讼过程中,吴清也仍在清逸堂公司工作。刘红艳陈述其是通过吴清也进入清逸堂公司做销售,由吴清也管理和安排工作,但上诉人未让吴清也出庭陈述相关事实进行反驳。本院认为刘红艳陈述的事实可信度更高,且有银行流水等相关证据印证,足以认定双方当事人存在事实劳动关系。上诉人未依法与刘红艳签订书面劳动合同,应依法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期间的二倍工资。综上,上诉人清逸堂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实体处理得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上诉人昆明清逸堂现代商务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刘乾华

审 判 员  黄孝平

代理审判员  罗 娟

二〇一五年九月九日

书 记 员  周菁芳